RSS订阅 - 热门标签 - 注册 - 登录 欢迎您来到Q游网_
当前位置:主页 > 剧评 > 正文

爱算计席少的捕心计划txt最新章节阅读!

时间:2017-11-02 13:18 来源:未知 作者:小尤 阅读:

 内容摘要:

席宫墨瞪视着眼前地上的女孩,分不清自己现在是什么心情。 该生气吗?这女孩好小,才十六七岁的样子,还没成年吧?那个狼狈样子也不像是装出来的,他一个大男人至于和一个小女孩计较吗? 该无视吗?可是本来心情就不好,无缘无故给这莽撞的女孩撞一下砸一下也就


爱算计席少的捕心计划txt最新章节阅读!

席宫墨瞪视着眼前地上的女孩,分不清自己现在是什么心情。

该生气吗?这女孩好小,才十六七岁的样子,还没成年吧?那个狼狈样子也不像是装出来的,他一个大男人至于和一个小女孩计较吗?

该无视吗?可是本来心情就不好,无缘无故给这莽撞的女孩撞一下砸一下也就算了,为什么还要有头上身上这些?真的是他倒霉到家了还是纯属暗算呀?

左右不是,于是他的愤愤不平全都化成利光投向了本来就已经被他恐怖的样子吓呆的女孩子身上了。

“对不起,很对不起!”

“小姐……”

施希宁反应过来顾不得自己手上身上的疼痛,抽出包包旁边的口袋里的蓝手帕就要往他身上抹,却很快的被反应过来的保镖上前来拦住。

看不出这些男人是什么意图,也不知道该怎么解决这突发的状况,着急之下,眼中酸雾积聚,在她反应过来,立即控制住情绪,瞪大了眼睛,满是希翼的看着被色彩印染的可怕的男人,小心翼翼的建议。

“我会赔偿,真的,我会赔偿您的干洗费,把您弄成这样,真的很抱歉。”

她诚恳的又是鞠躬又是道歉,直觉这男人可以在学校里开车应该是很有地位的才对,今天是一年一度的艺术节,今年又是与外资合作的挑选新人的全新方式,今天自然也请了不少社会上有头有脸的大人物来参加,一方面双方盈利,另一方面也是学生在校期间与外界建立联系的一次机会。

这位不知是学校请来的哪位大人物,如果因为她的无心之失搞砸了与校方的合作,不只是这位先生看她不顺眼,学校也会把她处置了吧?

所以她小心翼翼,此刻的害怕已经从刚才男人形貌眼神上的可怖转移成理智的利益冲突了。

而这男人,在她小心翼翼,充满希望的仰视下,眼神却逐渐复杂,让她越看越是心冷。

男人的目光在她的脸上停留了好长的一段时间,然后又莫名其妙的顺着围在大毛巾里的颈子转移到她紧握在心口前,被捏的变形的蓝手帕上,继而全身;眼中有着冰冷的审视,又有着刺骨的嘲弄笑意。

他刚才的眼神不是在审视,而是……在暗暗评价她的价值吧?话说,刚才,他在自己的胸口上停留的时间,远比在脸蛋上停留的多呢!

原来现在随便遇见一个男人都会用这样的目光看她……

她的心渐渐冰冷,为这样一双眼睛,为一个突然遇见的陌生人不好的审视,而再次备受打击。

席宫墨愤怒之下,多疑的心已经开始怀疑起这场看似真的意外,是不是真的“意外”了,在看女孩惊恐害怕的目光中,也有了更多的探视。

刚才只感觉这女孩年龄很小的样子,现在仔细看她的脸,眉宇间的神态隐隐相识,细看眉眼口鼻,让人有种怦然心动的感觉,脸上明明还带着点婴儿肥,白白的却找不到一次瑕疵,而且,很瘦,个子还只及他的心口,身材比例却很好,眼神停待在她宽宽大大的冬衣包裹下还隐隐挺翘的胸部,而且……看来还很好的样子,未施脂粉发丝清扬,年纪很小却已经可以预见再过两年会是个很漂亮的女人了。

现在的女孩子都喜欢这一套了吗?特立独行,明明别有居心的接触,却还一脸单纯的样子。

心情更加的郁闷,相对脸色和心情变更加的糟糕了,对人,自然也不会因为对方年纪小就会再纠结要不要姑息。

“哦!你要怎么赔偿?”

他的眼睛在她身后散落一地的那些滑板颜料,甚至连她身上显得单薄的冬衣上都染着生活的痕迹,还染些乱七八糟的颜料,他不仅轻笑摇头,眼睛里却还是慢慢的嘲弄。

“靠你的打工收入吗?是从学校外急急的打工回来吧?一个月的还是两个月的?衣服可以干洗我头上这些难弄的东西怎么办?我倒是有个好建议,我在这里有一个部门,你跟我过去,用你的身体,一笔交清。”

她猛然后退,因为他暧昧的突然靠近,眼中已经由小心翼翼的单纯期望,成了全面警备的警戒状态。

他依然笑,笑的放肆无忌,继续询问她。

“如何?”

她断然摇头,直接很有距离的以另一种态度对待,完全不复刚才的小兔子样子,依然很礼貌,却很倔强的态度,对他又鞠了一躬。

“很抱歉,害您成现在这个样子,我会交清您的干洗费,现在我真的很赶时间,先告辞了!”

“等等……”

她转身就要走,他很快的伸出手臂拦住她的去路,也就在下一刻,很快的来自两方人马的阻拦。

“少爷……”

“希希!”

施希宁回头,惊喜的如同见到了救星,推开身前拦着的男人手臂她惊喜交加的奔过去,也不在乎追寻而来的两个小姐妹的脸色有多差,抓着她们的手臂就怎么也不放开。

“诗诗拉拉太好了你们找到这里来了。”

“不来找你估计你连半个小时后的事又都给忘了呢,别往了你还要准备。”

“怎么会?是意外嘛!”

追寻而来,对她最大声的反而是那个先前好说好商量的西拉同学了,还被她狠狠的敲了一顿呢!施希宁不禁委屈万分。

文诗的注意力倒是先放在了她身后神色不善的男人身上,男人给颜色染的压根看不清本来面貌了,身边的保镖在善意的提醒着。

“少爷,时间快来不及了。”

而男人的目光却还停留在她们的好朋友的纤细背上,仿佛要透过衣料要看到更多,笑的怪里怪气,让人火大。

“看来还是个让人很不爽的意外。”

她径自过去,也不和男人打招呼,甚至很不善的以漂亮的眼神警告的瞪视了他一眼,弯身捡起朋友地上丢的一切,同样也是招呼也不打,一只纤手拎着那些看着就很重的东西,轻松的拎上背,愤而转身,经过朋友所在的地方,另一只手抓住施希宁的手腕,不容人辩驳的就要拉着走。

“废话少说了,有问题事情过后讲,时间来不及了,你一身脏的必须要快点清理掉。”

“诗诗!你生气啦?对不起好不好我真的不是有意的……”

“既然要赔偿那就应该要有些诚意吧?”

后面带笑的声音再次让几乎被两个女孩拖着走的施希宁顿住了脚步,两边前面的朋友也顿住脚步,却是回头以眼神封杀着可怜的她。

“不要和陌生人说话!”

西拉警示,文诗斯斯文文的样子,可是说的话向来很绝。

“没必要对不懂尊重为何物的人类赋予人类才享有的权力。”

后面的席宫墨直觉自己在这三个年纪不大的小女孩面前生生的被鄙视了,而且还是彻头彻尾的鄙视,看看,都到非人类的级别了。

好在,那女孩好像是三人之中最好说话的一个,回身,态度漠然,却还是礼貌。

“您放心,虽然以我现在的能力可能不是太好,却还是负担得起您一次的昂贵干洗费的,明天,一定会送到贵府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