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SS订阅 - 热门标签 - 注册 - 登录 欢迎您来到Q游网_
当前位置:主页 > 剧评 > 正文

谁的等待,恰逢花开聿北城顾南风最新章节最新连载!!

时间:2018-03-30 17:17 来源:未知 作者:小尤 阅读:

 内容摘要:

情窦初开,十年守候,顾南风以为自己终于守得云开见月。 新婚之夜,她亲眼见到丈夫和别的女人滚在一起,她才明白自己不过是块挡箭牌! 她以为,人心终是软的,却不料,怀胎七月,他逼她引产! 从天堂到地狱,只有一步,她摔得粉身碎骨。 被关进精神病院的时候


谁的等待,恰逢花开聿北城顾南风最新章节最新连载!!

qqaiqin.com

情窦初开,十年守候,顾南风以为自己终于守得云开见月。 qqaiqin.com

新婚之夜,她亲眼见到丈夫和别的女人滚在一起,她才明白自己不过是块挡箭牌! qqaiqin.com

她以为,人心终是软的,却不料,怀胎七月,他逼她引产! copyright www.qqaiqin.com

从天堂到地狱,只有一步,她摔得粉身碎骨。

qqaiqin.com

被关进精神病院的时候,她说,聿北城,从今往后,我们再无瓜葛。

copyright www.qqaiqin.com

后来精神病院发生火灾,顾南风尸骨无存…… qqaiqin.com

第2章小说试读:

qqaiqin.com

半个小时后,榕城铺天盖地的都是香江路口的连环车祸,一辆黑色奥迪与出租车相撞,而后面的白色捷达追尾,雨天路滑,撞击严重,三死一重伤。 copyright www.qqaiqin.com

警察到场封锁了现场,并未曝光死者身份,只是重伤的南风被送往医院急救。

copyright www.qqaiqin.com

聿北城看着新闻报道,冷冽的眼眸中露出了胜利者的微笑,他坐在聿安安的床边守着,只盼她能醒来。

qqaiqin.com

“安安,你赶快醒来吧,我已经替你报仇了,那些欺负了你的人,都已经死了!”他低声呢喃着,却看到医生冒雨抬出来的孕妇,全身都是血,耷拉下来的手臂莫名的熟悉。

qqaiqin.com

不知为何,他的手微微颤抖着,心头生出了莫名的恐慌。 copyright www.qqaiqin.com

没过多久,电话铃声在静默中响起,他看到屏幕上闪烁着顾南风三个字的时候,嫌恶的挂断了电话。

copyright www.qqaiqin.com

医院内,顾南风因为车祸碎片插入小腹,胎死腹中,她大出血,命悬一线,聿北城不接电话,只好给联系顾家,来的是郁清欢。 qqaiqin.com

医生愣了一下,世人皆知,郁清欢是顾南风的后妈,这来了和没来区别恐怕是不大……

qqaiqin.com

可当时情况紧急,郁清欢看到了顾南风这个样子,也愣住了,让医生其他什么的都不用管,只要保住顾南风的命!

copyright www.qqaiqin.com

手术很成功,但是孩子没了,她子宫受伤,手术摘除,顾南风这一辈子也不会再有孩子!

qqaiqin.com

郁清欢一直坐在医院的回廊里,虽然保住了命,但是这样的结果,她还不知道等到顾南风醒来她要如何开口? qqaiqin.com

如果是亲生母亲,或许就不会有那么多的难处,她是继母,是后妈,稍不注意就是别有用心!

qqaiqin.com

南风醒来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天下午了,刺耳的刹车声还在耳边回荡,闻着消毒水的味道,身上的疼痛深入骨髓。

qqaiqin.com

她期待了那么久,每天都等着他降生的孩子,就这样,没了。

copyright www.qqaiqin.com

郁清欢望着她泪眼婆娑还咬紧牙关的模样,心中有些不忍,“你爸爸在外国,所以医生打电话我就过来了,你有什么地方不舒服就跟我说。” copyright www.qqaiqin.com

听着郁清欢的话,南风久久没有说话,她哪里不舒服,皮外伤哪里抵得过心口的伤,郁清欢之所以会出现,也定然是聿北城不接她的电话,也不管她的死活了!

copyright www.qqaiqin.com

“阿南,你不要太伤心,没有人说活一辈子必须有孩子的。”郁清欢说得足够委婉,顾南风噙在眼中的泪珠潸然滚落,“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copyright www.qqaiqin.com

郁清欢沉默了很久才说道:“玻璃刺入你的小腹,孩子死亡,你子宫受损眼中,为了救活你,已经摘除了子宫!”

qqaiqin.com

听了郁清欢的话后,顾南风的情绪特别激动,“郁清欢,谁让你自作主张的?谁让你同意医生做摘除手术的?”

qqaiqin.com

看着南风这样,郁清欢并没有多意外,只是她的脸色也不太好看,“顾南风,你怪我怨我,对我都没有丝毫的影响,你应该想想为什么聿北城连电话都不接你的!” copyright www.qqaiqin.com

聿北城连电话都不接,这句话就像是一把利剑狠狠的刺到南风的心上,医生听到吵闹声赶了过来,为了不让她情绪太激动,让郁清欢先走了。 copyright www.qqaiqin.com

郁清欢出了医院,想了想没人照顾南风终究是不妥,她不是心中没有怨气,只是自己曾几何时,也如顾南风一般,可悲又可怜,她很幸运,遇到了南风的父亲。 qqaiqin.com

她拨通了一个电话,电话那端传来了陌生而冷冽的声音:“喂,哪位?”

qqaiqin.com

“我是顾南风的母亲,郁清欢。” qqaiqin.com

“郁女士找我何事?”

qqaiqin.com

“南风出了车祸,胎儿死亡,伤得挺严重的,她和聿北城的婚姻,大概已经走到尽头了,我打这个电话不知道会不会打扰到宋先生,若没有打扰,那我乐见其成!”郁清欢慢条斯理的说着,电话那端只剩下无声的沉默。 copyright www.qqaiqin.com

宋校什么话也没有说,但是也没有挂断电话,郁清欢其实心中最是明白了,她紧接着说了医院和病房号,然后挂断电话。

copyright www.qqaiqin.com

郁清欢离开还不到半个小时,宋校来了。 qqaiqin.com


copyright www.qqaiqin.com